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济民文苑
辩词赏析
经典案例
实务研究
热点法评
人在律途
联系我们

电话:0311-86820970
传真:0311-85528660
E-mail:jm@hebjmlaw.com
地址:石家庄市长安区胜利北大街益庄广场8层(260医院北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经典案例
一辩解千愁
时间:2017/12/19 9:13:29 浏览:164次


真正接手这个案件是在2016年6月19日,应该是这个阶段签订的委托协议书,案件是一个诈骗案件,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但是随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涉及到25个省、诈骗涉及到70起、且由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案件,这个规格的案件常人一看就知道,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了。所以接受委托之后不敢怠慢,冒着酷暑连续四次深入三晋大地,与主办检察官和侦查员进行沟通,终于我的意见得到了市检察院的认可,本案经过两次审查之后认为尚未达到由市检察院起诉的程度,于是本案就从市检察院重新交由榆社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其实案件操作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成功了,毕竟无期徒刑的大刀已经从被告人的头上卸下来了这不仅是玩就来我一个当事人,而是将案件中的10名被告认都获得了得到了实惠。这是其他当事人不知道而已。

最清楚案情的是榆社县人民检察院的主办人,她是个很精干、利索、专业的检察官,第一次与她会面是在她的办公室,她正在紧张地阅卷,毕竟这个案件的材料太多了,而且还十分的琐碎,尤其是70笔的诈骗款项的流向情况,是本案最大的一个难点,按照公诉人的说法针对这些款项的银行流水和三笔代收的货款,都是经过她与侦查机关比对了很多次,在最后确定毫无差错之后才予以认定的,这种认真的精神足以看出她对这个案件倾注的心血远远超过了我。毕竟我在为一个被告人辩护,虽然我的当事人是一号人物,但需要对70起的犯罪事实进行分析和研究,但是毕竟公诉人不但需要对70起犯罪事实进行指控和分析,而且需要对在案的10名被告人的情况进行逐一的分析,并且要指出针对每一个人该如何处罚,所以公诉人的工作量应该是我的10倍之上吧。

其实案件从市检察院回来,我终于舒了一口气,但是毕竟还需要继续辩护,其实诈骗650万元、涉及作案70起,而且全部是诈骗的老年人,其实这个案件在基层院的辩护空间其实是十分有限,除非去做无罪辩护。但是这个案件的证据材料是最为充分的,按照公诉人的说法,这个案件完全可以采取“零口供”的方式予以定案,毕竟将被告人的诈骗的记账本给查获了,而且将被告人收款的银行卡全部给扣押了,将所有的银行流水调取之后,案件真相已经全部查清,被告人在铁证面前恐怕是百口难辩。

所以,案件的开庭过程中,10名被告人中只有两个人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不予认可,但是又当庭认罪,这就是问题最大的地方,既然全部认罪, 就应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如果仅仅口上说认罪,但是却拒不交代犯罪事实的,也不能认定为如实供述,这就是被告人的狡猾之处,又想获得好的认罪态度,又担心自己认罪后被重判,所以选择了这样的庭审方式。

公诉人的举证就集中在对这两个人的举证,同时也对于70起犯罪事实存在异议的进行了重点举证,对于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就针对证据简单出示。

所以,笔者对公诉人的举证方式全部认可,并且也觉得公诉人的举证十分的得当和恰到好处,而且是有条不紊,有理有利有节的进行,将犯罪事实逐步展示到了法庭之上。

这些被骗的成功人士,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骗的十分的干脆,而且打款都是毫不犹豫,而且对于电话那头的林总、康老板、华侨等信以为真,一口一个总喊着,期望能够得到总的认可和关注。

笔者也曾经有过被电信诈骗的经历,但是笔者绝对不是财迷心窍,而是为了朋友义气,所以想想这些被诈骗的人们,觉得很可怜,但是想想自己作为有被骗的经历的人竟然还在这里为诈骗犯去辩护,有人可能不理解,但是我想说的是这是职责所在,这是职业定位不能将个人的恩怨和工作挂钩,法律人是理性的人,这点足以说明。

所以,在第一天的审理过程中,公诉人主要为发问和出示综合证据,我对当事人只是询问了三个问题,其中大部分的时间是其他律师对各自当事人的发问,经过各位律师的发问,各个被告人几乎是推翻了以前在侦查机关的全部供述,就连我的当事人也在接受其他当事人的询问时进行了一些无罪的辩解,而且将自己标榜成了一个公司的老总,而且将在帮助所有的同案犯开脱,确实有一副大哥的风范。

但是,就是就是辩护律师的连续不断的发问,好像将公诉机关的指控全部都推翻了一样,所以在旁听席上的亲属们也为聘请了这样的律师而感到高兴。因为我在第一天的发问三个问题,而且针对综合证据的质证几乎没有,所以被告人聘请的几个北京的律师及山西当地的律师几乎是在第一天的庭审中占据了风头。虽然公诉认面对这样的场面没有太多的回应,而只是简单说“在接下来的举证中,会重点针对被告人否认犯罪的事实及辩护人所提出的问题进行详细举证。”其实不需要公诉人详细举证,辩护人在整个庭审中唯一提出意见的就是对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不予认可,但是在开庭前会议之际,所有的辩护人均没有提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另外在法庭调查阶段所有被告人均对于侦查机关的讯问没有提出存在刑讯的情况,虽然偶尔提到了侦查机关记录的内容和自己供述的不一样,而是侦查机关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了记录,但是公诉人的反驳意见很经典,公诉人反驳道:“第一,所有的笔录上面都有被告人的签字,并且按手印,确认了笔录的真实性。第二、被告人在最后都签上了一句话,这句话就是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既然是相符,就不是一模一样,只要是意思相符就可以了。比如,侦查机关在讯问被告人将诈骗到的钱去向的时候,按照被告人当庭的说法被告人回答的是将诈骗的钱吃了喝了,结果侦查机关写成了挥霍了。虽然吃喝和挥霍的含义确实不一样,但是在刑事案件中,将诈骗所得用于吃喝的,写成是挥霍是符合刑事诉讼侦查的套路,这是侦查机关办案中惯用的俗语而已,这种惯用的俗语并不是违背客观事实。”笔者认为,公诉人的如此答辩确实很经典,而且反映出公诉人高超的诉讼技巧和敏捷的反应速度,这绝对是优秀公诉人应该具备的特征。

除此之外,公诉人在举证证明两个被告人具有诈骗故意的时候,可谓是细致入微,不但从被告人的供述上攻破其当庭的供述,而且从被告人自己填写的入职简历,再从其他同案犯的供述来互相印证被告人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公诉人将这些证据全部举证完毕之后,马上遭致了被告人辩护人的反对,并且针对这些证据进行了质证。其实,这些针对被告人供述是否属实互相质证及辩论其实没有太多的价值和意义,毕竟本案系财产性犯罪,重点是要看看资金的流向以及这些钱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让被害人交出的钱财。本案中被告人及辩护人一直辩解没有诈骗故意的主要理由是因为他们认为是在推销古董,而且古董是具有收藏价值的,收藏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所以按照第一被告人辩解,既然是古董具有收藏价值,5000元购买的藏品按照10万元销售并不违法,而是在正常的经营和推销。其他同案犯认为自己没有诈骗故意的理由是都是通过网络招聘来工作的,而且老板从来没有向其提到这些工作是诈骗他人,所有的都是货到付款,都是自愿搞收藏的,所以谈不到诈骗的问题。所以一时间,在法庭调查阶段,随着两个被告人否认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其他同案犯也开始对此进行积极响应。

但是,这里面需要重点说明一点,所有的购买藏品的人均不是自己愿意购买这些藏品进行首收藏,而是因为有人承诺将这些场频回收,所以被害人才纷纷开始购买这些藏品,截止到案发被告人没有回收过一起藏品,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是典型的诈骗。但是针对这一方面的举证公诉人不是特别的充分,所以导致了在法庭上一时出现了喊冤的情况。其实这是与案件真相不一致的,笔者认为只要是阅过卷的人,都应该很清楚地知道本案的性质,本案定性为诈骗没有任何问题。

北京的律师笔者见过的不少,这次在法庭上也领教了北京律师的死磕精神,其中一个被告人的辩护人是北京的律师,对被告人进行了发问,自己发问时间有30分钟之多,审判长很着急,于是就敲击了法槌不让北京律师继续发问,但是北京律师不但没有停止,而是提出审判长剥夺了他的发问权,并且要求必须继续发问,最后导致合议庭不得已只能让其发问。暂且不论发问的问题与本案有多大的关系,单说辩护律师能够争取到继续发言的机会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知道这个案件是榆社县人民法院建院以来最大的诈骗案,所以法院特别重视,而且由法院的副院长亲自挂帅当审判长,在召开庭前会议时安排在了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配置很高,是召开审委会的地方,每个人前面有一个笔记本,而且每个律师的前面都写上了律师的名字,特别有成就感,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一次庭前会议。

因为两个律师的死磕,导致整个庭审的效果不错,好像是偏向了律师这一方,毕竟公诉人一个人要对付10个被告人还要对付十几个律师。

因为我的发言很少,所以一直没有得到大家的注意,但是毕竟我是坐在第一个被告人辩护席的,只要是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的,就有做到这个位置上的理由,所以我一直保持着沉默,即使发言,也是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虽然所坐位置比较靠前,但是后面的辩护人的风头已经在第一天中出尽,但是到底这样的发问及质证会有多大的效果,笔者心里一直疑问。

法庭辩论终于开始了,公诉人将本案的定性从总体上进行了分析,从犯罪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进行了分析,论述了本案构成诈骗罪的详细理由,接着针对10个被告人的量刑情节也逐一进行了分析,而且论述的特别客观和公正,不但对从重处罚的情节进行了分析也对从轻处罚的情节进行了论述,真正的做到了不枉不纵。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公诉人很客观,其中有一起犯罪事实,指控的其中一个被告人参与,在被告人的辩护人质证及辩护之后,公诉人当庭承认自己指控失误,建议合议庭本着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将被告人的该起犯罪事实不予认定。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直指人心,不但论述了犯罪的构成,也剖析了犯罪的原因,不但将犯罪的事实予以了还原,也将犯罪证据进行了逐一归纳整理,环环相扣,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尤其是在剖析 被告人犯罪原因的时候,尤其是为两个拒不认罪的被告人感到惋惜,而且当庭说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被告人会不认罪,而且在其公诉意见中专门针对某被告人从轻处罚的理由已经写好,结果发现在庭审期间被告人拒不认罪悔罪,而且还进行了善意的提醒,让某被告人在自行辩护期间能够认罪,争取把握好这个最后的认罪机会,如果能够认罪的话,则完全可以在第二轮的法庭辩论中建议对某被告人依法从轻处罚。但是,遗憾的是,被告人在自行辩护时,没有说一句话,而是选择了沉默,也许被告人将无罪的思想贯彻的特别到位,所以始终没有任何悔改之意。同时;另外一个取保候审的被告人在审查起诉期间已经翻供,所以公诉人也没有挽救他的意思,而是对其进行了特别严厉的指控。可以负责的说,公诉人的辩论堪称完美,而且是做的有情有义,十分到位,不但履行了国家公诉人打击犯罪的职责,而且也体现了法律充满人情味的一面,一直在本着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但是诈骗犯天生的都是不认为自己犯罪,甚至很多都是在自我麻醉自己,自己活在自己的逻辑里,所以诈骗的案件特别难审,指控起来困难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本案要不是将大量的账本及藏品等扣押的话,要想突破被告人的口供想必也是很困难的,毕竟这些人能够通过自己的说辞将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一个个拿下,这又是何等的才能啊!

整个法庭辩论阶段,是我和公诉人的对决,因为其他辩护人在法庭调查阶段已经将该说的说完了,其实这就是很多的辩护律师不会质证,而是在质证的过程中一直再发表辩论意见,生怕自己的已经不能解释清楚,所以一遍遍的重复的发表,甚至针对证据进行反复的解释,这就是最为失败的质证,其实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已经出现了多次这样的质证,但是在法庭辩论阶段,有的律师再次开始重蹈覆辙,继续将法庭调查阶段对证据的质证已经重复翻出来继续说,不但没有丝毫的新意,而且也多次遭致法官的制止。而我一开口,马上得到了合议庭法官、公诉人及旁听人员的认可,而且他们都在饶有兴趣地听我侃侃奇谈,我的辩护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事实与证据,第二部分法律适用,第三部分被告人具有的从轻情节。事实与证据方面,我提出公诉人指控的70起犯罪事实中,其中25起尚未鉴定,存在证据上的缺陷,3起没有被害人的询问笔录,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同时公诉机关指控的70起犯罪事实全部没有调取通话记录,证据上存在瑕疵。而且上述事实与证据上的缺陷根本无法弥补,针对我提出的这些观点,公诉人根本没有进行回应,更谈不上反驳,而且只能承认案件的证据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第二部分法律适用问题是,笔者重点反驳公诉人提出的本案系电信诈骗的观点,并且由笔者与公诉人围绕电信诈骗的内涵和适用范围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笔者的观点是利用电话联系的设局诈骗的不一定构成电信诈骗,关键是看诈骗钱财的具体手段,如果仅仅是通过电话就将钱财诈骗到手的,认定为电信诈骗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通过了电话联系之后,通过其他方式将钱骗走的,则电话联系只是其中的一个媒介,则不应该认定为电信诈骗。而公诉人所有的指控均是围绕着电信诈骗展开的,其实将电信诈骗否定,就可以将公诉人的指控大打折扣。

第三部分是对被告人从轻情节的辩护,其中重点提及的是退赃100万元,其中的80万元到底是自动退回的还是被动退回,当时在法庭调查时笔者专门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发问,所以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也认可了退赃100万元的事实。

按照被告人家属的说法,我的辩护时剑走偏锋,彻底将公诉人及在场的人给打倒了!其实我并不这样认为,毕竟我的辩护只是围绕这个客观事实进行的辩护,我的辩护只是就事实说实话,全部是针对本案存在的硬伤进行的辩护,而且这些硬伤根本无法弥补。

笔者与公诉人连续大战了三个回合,其中最后一个回合,公诉人已经无心恋战,我也针对我的辩护进行了归纳和总结:“辩护人针对本案的事实及证据上提出问题,并不是想将公诉机关指控的28起犯罪事实全部打掉,而是想向法庭说明一个问题,刑事案件有法律事实和客观事实之分。公诉机关指控的70犯罪事实在客观事实上不存在问题并不能代表公诉机关所指控的每一起犯罪事实都达到了法律真实的程度。毕竟法庭要重证据,重事实,依法裁决,希望合议庭能够考虑到本案部分犯罪事实在证据上存在的瑕疵和缺陷,在量刑时对所有的被告人依法酌情从轻处罚。”

法庭辩论在笔者最后的归纳中落下了帷幕,不能说整个法庭辩论是完胜,但是绝对可以说在法庭辩论中,笔者提出的问题合议庭受到了影响,毕竟笔者的发言没有遭到审判长、审判员制止,而是得到了审判长的暗暗点头。

回来的路上风雨交加,但是却无法阻挡胯下良驹飞奔的脚步,三个小时从三晋大地回到了国际庄,可谓是风雨兼程,也许未来的奔波路还很长,但是看看自己的战车,笔者感到无穷的力量!

 

                          李世清律师让思绪飞于2017年6月29日18点46分。


上一篇:李世清律师团队利用“黄金37天“救援成功    下一篇: 李世清刑辩团队成功辩护特大诈骗案
关于济民   |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济民文苑   |  济民公益   |  海纳百川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河北济民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石家庄市胜利北大街益庄广场8层 电话:0311-86820970 传真:0311-85528660 E-mail:jm@hebjmlaw.com